续写 《像我这样的一个女子》

a woman like me

Posted by ypingcn on September 20, 2017 Lastest updated on January 8, 2022

这是之前选修课上要求续写的内容,今天在自己电脑上找到当初的文件,就发出来了。个人觉得并不是写得太好,只是在对原文只是浅显理解的基础上续写的,而且结尾收得有点快。

2021.10.31 原发于简书,博客迁移后简书链接已经删除失效。本博客为最后一份记录

夏继续很开心地跟我聊着天,而我的心思都在眼前的那束花上,全然没留意他在说些什么。

“哎,你喜欢吃甜品吗?”他问。“还行,不讨厌也说不上喜欢。”我说。

我并没有留意到话题什么时候转到了甜品上,但耳朵分明听到他想邀请我一起前往元朗的甜品店,去试试佳记甜品的杨枝甘露。我不清楚他在拜访完我那些沉睡了的朋友后是否还想去,现在满脑子里都是他夺门而出失魂落魄的样子。现在看他那么开心,又不忍心拒绝他,同意他的邀请呢,又担心他到时候没有食欲品尝美食,空带一个躯体过去有什么乐趣可言呢。要去,还是我自己去吧。唉唉,像我这样的一个女子,其实是不宜和任何人恋爱的。

“你现在上班迟到了吗,要不我们现在过去吧。”

他终究还是回到了这个点上,一个我极力想要绕开的话题。缄默不语是我这种态度最好的概括了吧。本想着跟他在这咖啡室熬过这个星期日上午,然后用点什么借口拒绝,或者是拖延他的请求的,怡芬姑母那边,到时候再解释就是了。但是夏已经站起身,他的手已经拉起了我那苍白的手,无法挣脱,就像当时夏问我“你喜欢我吗”的问题那样,身不由己,我已经站起身来了。

一旦出了这个咖啡室的门,最多三百步路的光景,我在他心目中的印象就要彻底改变了,甚至他有可能在我的生活中彻底消失。我将忘记世上有过一个叫夏的男子,而他也会忘记曾经认识过一个女子,一个替人化妆的美容师。出了门口他依旧牵着我的手,那力度仍然无法挣脱。夏的肩的高度,恰好与我的头同高,让我萌发了想把头靠在他肩上的想法。这想法越来越强烈,以至于我最后还是将自己的头靠在了他肩上。有可能离开,不如现在最后再珍惜一下,让以后有个念想吧。

最后两百步。从出门之后他就在问我工作上的事情,我总是心不在焉地敷衍。例如能不能去你工作的地方参观那种问题,他还是在不厌其烦地再三向我确认。公路边的各色车辆呼啸而过,丝毫没有减慢速度的意思。前面一辆双层公交因为前面一辆小轿车挡住了去路,竟然按响了喇叭,就像是夏天午休的时候有人敲门,打扰的那份宁静舒适那样讨人烦。

最后一百步。他不在说到我工作上的事情。身边几个时尚青年,肩上扛着双喇叭的收录机,传来几首当红的歌曲。俨然夏的心思被那些时尚事物吸引住了。我反而没想到的是,他问起我平日里经常穿着素白的衣服,是否想尝试这代表潮流前线的衣服。

“你穿起来一定很好看。”他说。“是吧。”我说。

最后五十步。我那些沉睡了的朋友啊,我将要与你们为伴了,夏失声大叫,夺门而出才是我想象中的事情。他从未起过誓,从未说过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弃我,白头偕老,至死不渝。从未说过这样情话的实在人,就随他去吧。

已经来到了门口,临近小道的门虚掩着。除了我们两个,没有任何人在门外。我的心跳动得愈发厉害,但此时心里却有点“狭路相逢勇者胜”的想法,毫不犹豫地穿过一道道的门,走过一条又一条的走廊,径直来到那个房间里,那个平日里工作的地方。光线昏暗,寒气透骨。走过来的时候我并没有留意夏的表情,就直接拽着他的手来到了这个地方,会见我那些沉睡了的朋友。此时此刻,关注点该改回夏了,我想看看他是怎么样的表情,看到此情此景会有怎么样的感受。或许是因为光线问题,他脸上表情看起来是那么平静。难道这也是害怕的前兆吗?现在我应该先跟他说清楚的,说完他害怕的话,就让他走吧。

我把隔开的窗帘拉开,那些沉睡的朋友们就跟夏相见了。很明显,他是很惊讶的,嘴巴张得那么大。在他这目瞪口呆的期间,我把一切解释给他听。很奇怪,我越讲,他的嘴却反倒越张越小,仿佛我的话有安定人的神奇作用。一颗石子投入湖中,阵阵涟漪,渐渐泛开,没有丝毫声响。我解释完后,他却给我讲起他大学期间参观隔壁学校人解楼的事情。泡在福尔马林的人体,庄严盛放在一个个玻璃器皿中的器官,都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在里面工作的师兄师姐都是很尊敬这些被称为“大体老师”的,连说话声音都很低。当得知我是给那些沉睡的朋友化妆的时候,他当然能够理解我,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我平日里喜欢些素白的衣服,说话总是轻声细语。 他拉我的手,离开房间并掩上房间门,紧紧地抱住了我。能互相理解,不隐瞒,才能有真的刚强、坚韧的爱吧。